在资本流动的冲击面前
2020-01-16 09:1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除美国之外,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日益宽松,部分国家央行采取负利率政策,但经济仍未有明显起色。一度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“直升机撒钱”,也从经济学家的学术探讨,逐渐进入货币政策制订者的视野。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否正在失去效力?充裕的货币供应为何不能助力实体经济?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 货币政策的宽松有没有下限?

7月5日下午举行的《亚洲金融合作的新思路》分会,将邀请银监会首席顾问沈联涛、中国银行行长陈四清、汇丰集团常务总监、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副主席兼行政总裁王冬胜、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、港交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、达信执行董事、达信大中华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韦朴(paul wilkins)、高盛集团亚太区(除日本外)总裁贺启新(ken hitchner)、及日本金融厅厅长金融服务特别顾问、金融厅国际事务前副厅长河野正道(masamichi kono)就上述问题展开对话。

5日下午举行的另一场以《基础设施融资》为题的分会,侧重从私营部门和投资者的角度探讨基建融资问题,邀请安思明、马勤、tpg战略基础设施平台管理合伙人、国际金融中心(ifc)前首席执行官蔡金勇、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居伟民、中电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蓝凌志(richard lancaster)、麦格理集团亚洲区首席执行官魏平(ben way)等出席。

5日下午将举行一场题为《基础设施:经济增长的引擎》的分会,金立群、菲力浦·勒奥鲁(philippe le houerou)、史蒂芬·p·格罗夫(stephen p. groff) 、胡晓炼、郑之杰等多位国际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将分享他们的观点。

博鳌亚洲论坛是亚洲和新兴经济体的主要政商对话平台之一,每年春季在中国海南省博鳌举办年会,就亚洲和新兴市场的最重大、最迫切问题进行四天的脑力激荡,提出思路和解决方案。论坛以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为宗旨,视金融合作和能源资源为一体化的两大抓手,每年分别举行会议专题研究。

7月5日上午举行的《货币政策与增长》分会,阿齐兹(shaukat aziz)、李剑阁、吴晓灵、韦德颖(david wright)等嘉宾就将上述问题展开对话。

香港金融管理局(金管局)是香港政府架构中负责维持货币及银行体系稳定的机构,其主要职能为:

基础设施融资的关键,在于其商业可持续性。对私营部门和投资者来说,怎样说服和激励他们投资于新兴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?与其他领域的投资相比,基础设施具有怎样的特点?如何识别和判断项目的长期可持续性?

进入新世纪以来,亚洲经济增速一直领先世界,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达三分之二,日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举足轻重的一极。亚洲金融合作如何促进区内外金融业互联互通、加深了解?另一方面,如何点评亚洲金融合作官方及非官方合作平台与机制?

就在一周前,英国举行全民公决,决定脱离欧盟。在全球经济面临复杂和不确定性的今天,英国脱欧无疑更增添了新的复杂和不确定性。

基础设施是发展中国家的增长瓶颈。融资是基础设施建设的软肋。多边开发机构和政策性银行在融资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?政府与私营部门如何进行合作?有哪些区域性的倡议和安排可以解决融资问题?

同日上午举行的《资本流动》分会,将邀请刘明康、查史美伦、沈联涛等嘉宾共议资本流动的应对之策。

在全球经济前景不明、信心脆弱、流动性过剩甚至泛滥的大背景下,跨境资本的大进大出似已成为常态,并成为新兴市场金融和经济动荡的重要诱因。在资本流动的冲击面前,相比于发达经济体,新兴市场为何更显脆弱?何时可以考虑资本管制与托宾税?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ldhmu.cn内蒙满洲里市渴迪恢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jldhmu.cn版权所有